JH

夢想是當個小說家,現在依然朝這個目標前進!
大愛鑽A、排少、火影!
鑽A:大愛御澤、All澤(只要是配對小天使都喜歡)、倉御(可拆不逆,除小天使外的唯愛惡友組)
排少:很多CP列不完。
火影:All鳴派!
最近重新掉入漫威坑,愛上盾鐵CP!
唯愛盾鐵CP,不拆不逆!!
目前只專產以下CP:
鑽A:御澤、All澤
排少:All日、All影
火影:佐鳴、博鳴、班鳴!
漫威英雄:只產盾鐵文!鍾愛盾鐵!唯愛盾鐵!
最近被人推坑、自己也掉坑,所以腦洞大開,索性開了子博(愛吃提拉米蘇的孩子)就是我,那裡是CP大雜燴!
半年以上不更文是常態,看到我月更、週更甚至是日更,那是奇景!!
本人是個嚴重懶癌末期的人,所以不定時更文!

老福特又在抽什麼風!

我現在不能進去我的主頁其他太太的首頁我也不能進去,說是我沒有權限,拒絕存取!

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?!!難道是我被鎖帳了?

這樣下去老子要把老福特刪了!!!!

【御澤】好久不見,你好嗎?

  • 久違的御澤文連載!

  • 是個段子,很短,沒頭沒尾!

  • 有虐,OOC暴走,慎入!

  • 某J知道自己超久沒更新,所以先來個段子壓陣(被踹

  • 最近忙比賽,沒時間更新,請見諒!

  • 沒問題,請往下觀賞!


「好久不見。」

「好久不見。」

幾十年未見的兩人面對面盤膝而坐,臉上都帶著對方熟悉的笑容。

一個腹黑惡劣,一個蠢萌燦爛。

「這麼多年沒見,你的笑容還是這麼欠揍!」

有著一雙如烈陽般燦金眼眸的男人,唇角高揚露出他那潔白整齊的牙齒,聲音還是以往的聒噪。

「這麼多年沒見,你還是這麼笨這麼吵。」

依舊是那副黑色粗框眼鏡,被稱作池面的臉依然露出惡劣的笑容。

「御幸一也...

【光舟澤】你的咖啡,我的玫瑰(遲來的榮純主生賀)

  • 本來要發在榮純純生日當天的!

  • 雖然晚到了非常非常多天,但還是祝我的榮純純生日快樂!

  • 私設有,咖啡店長榮純純X花店店長小狼崽

  • 年齡操作有,OOC有,劇情沒頭沒尾,請慎入!

  • 沒問題,請往下觀賞!


「是,一朵玫瑰花是一見鍾情的意思。」

「那這朵玫瑰花送你。」

這是今天第十三次,奧村光舟收到來自女顧客在自家花店買的花,一朵玫瑰花。

「一共退您一百五十元,謝謝光臨。」

「哎?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您把花還給我,我只好把錢退還給您。」

奧村光舟臉(面)色(無)難(表)看(情)的看著眼前同樣也看向自己的年輕女顧客,對方一臉錯愕眼神帶著不解。

「不是要退花...

【倉澤】論表達愛情的正確方式(倉持生賀)

  • 沒有趕上,我差一點點(捶地流淚

  • 倉持洋一君的生日賀文,也是某J給自己的生日賀文!

  • 當然也加進榮純的生日連發裡!

  • 算是段子,沒頭沒尾,就是純撒糖!

  • 爛尾有,人物OOC有,請慎入!

  • 沒問題,請往下觀賞!


5/17,倉持洋一迎來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十八歲生日,在收到隊友、同級生和後輩的眾多祝福後,倉持洋一決定在他十八歲生日這天做出壯舉,在只剩不到一小時就要成為過去的今天,他把某個同寢室的笨蛋後輩叫了出來。

倉持把人帶到室內練習場外的販賣機的小空地上,他轉身看向距離自己三步遠,態度畢恭畢敬的澤村榮純。

「倉持前輩,你找我出來有什麼事嗎?」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...

【克里澤/青道高中全員向】誠意有到,就不要介意有沒有禮物了!(榮純生賀第二彈)

  • 內容跟標題一點關係都沒有!

  • 絕對的清水向!絕對的友情向!師徒黨適合走溫馨友情線!

  • 注意!本篇使用老梗,大概是玩不出什麼新花樣了

  • 榮純純生賀第二發!

  • 私設有,在榮純純生日時已經拿到王牌背號了,人物OOC警報,慎入!

  • 沒問題,請往下觀賞!


對某個人來說,5/15是個特別的日子。


「各位早啊——!」

打開食堂大門,澤村榮純充滿朝氣的響亮嗓音便傳遍整個食堂,從聲音中可以聽出來澤村榮純今天心情很好。

「吵死了,蠢村。」

跟在澤村身後的是老大哥倉持洋一,他一臉煩躁的抬腳就往澤村的屁股上用力踹去,從起床開始不曉得這傢伙在抽什...

【御澤/鳴澤】今天澤村教授依然身處修羅場中而不自知!(榮純生賀第一彈)

  • 上上回獎徵答由 @乘二大大答對,點CP點文獎勵現在發放!

  • 同時這篇也將作為榮純生賀的第一發!

  • 祝榮純純生日快樂啊!

  • 年齡操作有,大學生御幸和成宮!

  • 私設滿天飛,Bug處處有,OOC注意,最後請慎入!

  • 沒問題,請往下觀賞!


在日本某間私立大學最近傳出一個都市傳說,聽聞有個年輕教授非常受到學生歡迎和愛戴,平易近人、純真熱情的個性讓他在各個年級都吃得很開,只是不知從何時起,這位教授突然變得無法靠近,雖然他跟學生們相處依然愉快,但若有人對這位教授帶有某方面的非分之想,那這個人之後就會莫名其妙地消失。

或者學生們都曾看過這位教授身邊總是跟著兩位長相...

© JH | Powered by LOFTER